像機器一樣反反覆覆地故障,維修,然後好了,然後又開始失常。無法控制。支撐地疲累的時候,雙眼暈眩,
像是隻身跳了一隻乏味的舞,放棄反而顯得輕巧。

只是,偶然看到回憶、閃光、恋人的面容,它們仿佛從海的遠方搖著漂泊的小船來到眼前,
從它們的眼睛裏我看到了自己的模樣。那些一旦不回憶便會忘記的樣子。

如果那是相信、篤定。那便一定是。

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.

 

.

.

.

.

Posted by  at  2011-06-09 13:57:00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 

 

2001年、冬。

在漢城的旅途上一直發燒,即使吃藥也不見好轉。沒有情緒陸續地滑雪,泡溫泉,逛遊樂場,買紀念品。像做夢一樣。
漢城的冬天是灰色的,沒有陽光,建筑物和樹木也無生氣,地上的雪和泥拌在一起變得骯髒。
三天旅程過去,期待的下雪風景也沒有發生。

這算是意義上的旅行麽。有一個夜晚,躺在旅店的床上,一直反複問自己。


年輕的時候,肆意要做一件事,堅持一些情感,浪費了很多時間。衝動後會變得懊惱,有時候甚至憎惡。
只是,時間不這樣浪費的話,也會有另外一種浪費的方式。

 

夜裏,我逃到街上去。
和這座城市的夜遊人一樣,坐在路邊吃拉麵,煎餅。喝廉價的啤酒。
身邊都是三五結群的上班族,或打扮新潮的學生。他們吆喝,放縱的笑,一直沒有辦法停止說話。

他們在想什麽呢,還是,其實什麽都不會想。如果私自定義他們的感受,會不會不合時宜。
如果我覺得他們悲傷,寂寞,甚至瘋狂,是不是,因為我也是那樣。


半夜,我看到薄薄的雪從窗戶邊滑落。

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.

 

.

.

.

.


Posted by  at  2011-04-20 07:23:00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季節之歌    -[心の返歌 FILMS:フイルム ]

 

 

日線異常短的冬季,加上雨水,使得可以看見太陽的時光少得可憐。
下午,在被陽光曬得發燙的棕色沙發上坐著,一動也不動。光線過分刺目的時候,用手背自然地放在眼前把光遮擋住。
只是一會兒,眼睛變得清晰而涼快,身體卻是散發著溫熱。說不出是如何奇妙。

不過是無聊的時刻。四點便日落了。耳邊你還練著鋼琴曲。
似乎是這樣,無論以怎樣的狀態去迎接燦爛的日子,它總是以匆匆的步履溜走。


什麽時候我們再拍一些照片,什麽時候站在寒冷的海岸上跳舞和奔跑。看老人和飛行的海鷗。

即使那是雨季。

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.

 

.

.

.

.


Posted by  at  2011-01-10 17:01:00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
Page共115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
事務局 淳 事務局 淳



the xml




 
自画像 なまえ:淳 血液型:無添加O型  誕生日:9月30日  身長:177.4cm 體重指標:±2kg  趣味:音楽 + 映画 + カメラ + 短旅 事務局mail junomi@live.com ★
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あなたは 人目. .

写真観賞   豆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