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時喜歡全然美好的事物,好像那些漂亮的人,景色,或被過度著飾的生活。
它們總是亮晶晶的。好像一旦擁有,便會招來豔羨的目色。内心滿足。年輕時私欲心膨脹,是令人可怕的。

瞬間的不永久的美,脆弱地像幻想一樣。


待到年歲增長一點,思想,跟隨日子的流動,愈懂得平凡生活的美。
風扇吹拂起的短髮,冷靜的清水,節儉日子裏的家庭料理,松緊有致的戀愛關係,殘缺的理想生命。
似乎那才是容易靠近和理解的。


即便以爲忙碌的生活不會停止下來,心思即將老去,還是會從中得到收穫。
它遠遠比我們自己想象的要來得多。

.

 

.

.

.

.

.

 
Posted by  at  2010-03-12 14:13:37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無新事    -[FILMS:フイルム 心の返歌 ]

 

 

電話那邊她還在修復著戀愛關係。

對於大學最後一年來説,這個漫長的春假,只不過是僅僅剩下的。要和整個家庭去到家鄉,一去就是一個星期。看見喚不出名字的親人,
要禮節地逐個問好。帶教養的語氣説話,似乎連自己也會生厭自己。

放晴的時候,還會有人陪她走鄉間的路,摘艾花嗎。沒有了。


對於父親事先聯絡的部門工作的事,她沒有一點感受。收入可觀,工作輕熟。就是這樣麽。這不是重點。只覺得人生即將失去了。
她用無趣的語氣問我,幻想去做一個每日處理文字的人,寫文賞句,是不是無趣。

當然不是。
只是,為了更接近自由,人會用去更多的價值來換取它。


感情的自由,工作的自由,夢想的自由。一切的一切。不知道最後會剩下什麽。

.

 

.

.

.

.

.

 
Posted by  at  2010-02-12 16:46:31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 

 

“現在,我能感覺,我看到更接近内心的風景。”


加籘一席繪畫人的姿態,穿著染了色的白襯衫和藍色棉褲,盤腿坐在電車站台的平地上,頭髮整齊而松散的放在肩邊。
手裏,握著筆和厚厚的畫描本。素寫了些枝節。

“很長一段時間裏,我觀賞馬塞爾杜塞的畫作,臨摹它,試圖去變成相似。花去了很多很多時間。”


“它們確實很像,不是嗎?像我這樣的門外人看不出端倪。”
 我用手指比劃了一幅她模仿過的馬塞爾作品,那是一個形狀奇怪的器皿,像容器一樣。那是我唯一印象深刻的。

 


“然而隨之而來積累過後,我筆下的風格,和他所呈現的便越來越不同,甚至沒有交集。而這些,也不是沒有過困惑。
我的靈感是他給予的,一直以來,但同時我卻開始忌諱起臨摹和相像。那是說不出的感受。”

只帶走了靈感,忌諱相似。我想此時,加籘對畫作的領悟,才是到達了更新的階段。


“我現在的作品,雖然還沒到達想要的高度,但起碼我能感覺裏面有我的成份,而不只是純粹的技巧。” 加籘坦然地補充。

 


後來她畫了一幅叫“光”的風景,是漫延的線條,散發深淺毗鄰的暖色。這是那一天,電車進站時快速流動的光。


我想,我們都不會變成另外一個人,正如我們都不再需要第二個馬塞爾。

.

 

.

.

.

.

.

 
Posted by  at  2010-01-25 07:28:12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
Page共6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最后一页
事務局 淳 事務局 淳



the xml




 
自画像 なまえ:淳 血液型:無添加O型  誕生日:9月30日  身長:177.4cm 體重指標:±2kg  趣味:音楽 + 映画 + カメラ + 短旅 事務局mail junomi@live.com ★
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あなたは 人目. .

写真観賞   豆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