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叮零。” 早上門鈴響了。

響了多久,是郵遞員嗎,是夢境嗎。不太清醒的我緊蹙地動起身,用沾過清水的手壓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。

 

 

“打擾休息了,很早啊。” 原來是鄰住的老婦人,今天一身淺灰色的連衣裙。
“嗯,早啊。需要什麽東西嗎? ”

“這個。”

她手上拎著一個牛皮袋子。
快速一掃。洋蔥,山芋頭,土豆等等。一個一個摞著。


“我要搬家了,等下搬運公司就來。很多東西都不能帶走。所以它們都給你了。都是便宜東西,不用客氣。”

“嗯,太感謝了,這樣我可以吃上一段日子了。” 想到咖喱伴飯的時候,竟然就感覺到餓了。

精神恍了一下,又清醒了一些。

 

 

“那,準備搬去什麽地方呢,還會像這裡那麽便利嗎?”

“是靠海邊的屋子,在33街,也是租的。只是想換一個環境,那樣子視野也會變開闊。便利倒不是最先考慮的。”
"你喜歡海邊的早上,空氣都有一層霧氣嗎? ”

“嗯喜歡,好像電影片段。真的。”


閒聊一會過後,我們又各自回到自己的屋子裏去了。

 


也許以後很少再碰面了。

直到現在,都沒有瞭解過別人的生活。也許想過吧,但不知道怎麽開始。我時常想,即使是平常生活裏熟悉的人,
日常地對話是不是就夠了,說一些開朗的話是不是就夠了。因為我不知道問過多細節會不會顯得不適合,也造成尷尬的不便。

我能感覺她是自在的,有條理地在生活。況且到了這個年紀還有追求,不是很了不起嗎。

 

一天就這樣開始了,很早,搬運公司的人到了公寓間。
麻利地開始收拾,打點,運送。樓道一下子變得鬧哄哄,又帶了些生氣。

.

 

.

.

.

.

.

 
Posted by  at  2010-01-17 10:45:58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 

 

沒有目的性的一天,溜噠在街上,用口袋裏零碎的錢買了吞拿魚三明治和大瓶的梅子汁。吃到一半,心想著還是要買些什麽吧。
嗯,隨便買什麽都好,讓日子變得更有豐收感一些吧。

商店裏,折扣打得厲害,人群熙攘。但真正入眼的商品依然昂貴。真懷疑打折是多此一舉。
專門裝香蕉用的盒子,可以反復加熱的溫熱枕頭。是熱銷中的呀,卻還是沒有興致。

 


從很遠的地方看到一堆圍站在國屋書店門口的人,熱鬧至極。今天是賣什麽特別的嗎。
拎著喝剩下的梅子汁,便以緊促的腳步湊近過去。


“雜誌。月刊二元,周刊一元”。

嗯,好像很不錯啊。眼看顧客使勁挑選雜誌,似乎不需要加以分析就可以買下的感覺。文藝類尤其熱門。
時裝雜誌。是由於月份跨度過大被冷待一邊嗎?濃妝的模特封面就這樣可憐地躺在角落。

動作利索的店員收著錢,不忘微笑,招呼每個顧客。

 

 

儘管都很便宜,但還是作了挑選買了兩本詩集月刊。確實是詩詞書,拿在手中感覺厚實,能夠看很久。翻開一看,
密密麻麻的目錄,裏面收集著來自不同時代的詩歌。

那些文字,詩,歌集,就像不曾過時的事物,讓人欣喜。

 

 

.

 

.

.

.

.

.

Posted by  at  2010-01-15 15:25:36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 

 

在中央公園的長椅上,男孩放下鐵皮玩偶,搓著瘦巴巴的小手,呼出白色的汽霧。歪歪扭扭的姿勢坐著。頭髮,
肩膀都還有沾上的露水。一旁的母親在自顧自地看書。也許是午後閒逛之後的休息,也許不是。

另一日,穿著駝色毛衫的女子,梳理了一下衣裝,盤起長髮。從手挽袋裏拿出一個蘋果,放在椅子邊,用手機拍下它的輪廓。
蘋果有香軟的顔色。拍攝結束,她便一口一口開始吃起來。

這是潮濕冬季的雨後,這是三面朝海的島上才有的風景。而類似的松散的片段,我始終沒有用照相機紀錄下來。
也許我可以,但也許並不合適。

有些瞬間,就這樣看著它,感受它,便是一種永恒。它帶不走。 

 

 

.

 

.

.

.

.

.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9-12-31 18:20:58 |  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 Comments?



Page共6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
事務局 淳 事務局 淳



the xml




 
自画像 なまえ:淳 血液型:無添加O型  誕生日:9月30日  身長:177.4cm 體重指標:±2kg  趣味:音楽 + 映画 + カメラ + 短旅 事務局mail junomi@live.com ★
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あなたは 人目. .

写真観賞   豆瓣